這真是個世紀大哉問。

第一則新聞是韓國女職員因為穿了韓國女權團體Megalia的Tshirt而被開除。我搜尋了Megalia的資料,輾轉來到他們的Youtube網站,其中一個影片批評的是韓國色情網站Soranet。Soranet所通忍的犯罪行為只能用駭人形容,從公共場所偷拍,分享女友裸照,母親的裸照,到邀請網友強暴自己的女友或是意識不清的女性,該網站終於在今年六月被終止了。同一名作者還報導了韓國女性翻譯員被公司要求在履歷禮附上三圍的新聞

我沒有想像過性可以這麼泯除人性。在某些人的世界裡,女人甚至算不上人類,她們只是性工具。這個心態或許只是程度問題,或許我們多多少少都是這樣在看待女性(自己)。我記得一個學姊曾經說,可是女生也會欣賞正妹這件事,那時我只是覺得納悶,身為女性我其實沒有一個很立即的評斷男性外貌的標準,對女性外貌的評斷倒是更立即。為什麼我們會那麼readily的去judge女性的外貌而非男性?這種社會(自我)期待會怎麼塑造女性與男性的價值觀,或是他們看待自己的方式?

去人性在歷史上或許是再人性不過的事,大部分對一個“族群”的迫害都是從去人性開始,有色人種,精神病患,同性戀,將一個族群與“原始的動物性”做出連結就像是一種標準程序。說真的女性在歷史上經歷的是同一種東西,除了與動物性與原始性做連結,甚至就是性/繁殖工具。報導中的色情網站在做的就是去人性,而去人性其實就是暴力與迫害的前置作業。為什麼不應該以物化的與去人性的方式呈現特定族群,我們甚至不需要去討論政治正確的問題,practically speaking,去人性直接助長的就是對該族群的暴力。

所以,以sexualize的方式呈現女性本身沒有錯,但是當整個大環境女性不成比例的是以sexualize的方式呈現的話,這就有去人性的危險。如果需要女生在社會中是被去人性化的證明,例如,台灣叫母豬,美國叫母狗(bitch),這些動物性咒罵通常在去個體化的時候會出現,例如台灣網民用詞"韓國狗"(將國籍generalize)。我不認為避免sexualize其他人類(男性)是有可能或是應該被追求的,但是representation還有我們提供給女性的價值無疑要diversify。個人經驗,過年的時候長輩的稱讚就是gendered的,因為你是女生你總是要被稱讚漂亮,上得了電視的女生都是因為她們漂亮,如果不是,記者也不會忘記要說她們漂亮。追求外貌並不是不好,但是當女生不成比例的追求化妝與整形,或許你可以想像他們感受到的社會期待與男性是不一樣的。

再者,有些人認為,女性靠著外貌獲得男性的經濟庇護不見得不好,甚至是一件幸運的事。當然,如果男女是以一種team work的概念,我持家你賺錢在合作,當家庭主婦當然沒有不好。但很顯然的,無法經濟獨立是一種risk,當你的對象是在一個將女性去人化的社會中長大,而你又附屬於他的經濟支持之下,你無疑是暴露在暴力的風險之中。

女性被去人性化的程度在各國當然程度不一,但最讓我感到悲傷的是臨近亞洲國家的狀態。我幾乎忘了,女權其實並不只是我們這些中產階級的女性要求與男性平起平坐而已,有時候那關乎的是命。

廣告